交通部地下230项免费公路帐本:钱都花哪了?

交通运输部28日在汇总全国数据的基础上发布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。这是我国第四次向社会公开收费公路统计结果。这份共有230个统计指标结果的明细账本,与百姓生活出行密切相关。通行费的收入和支出都用在哪儿了?债务规模扩大,如何防控债务风险?如何实现有效监管?

交通部公开230项收费公路账本

交通部公开230项收费公路账本

账本:去年收支缺口为负4143.3亿元

收费公路收支缺口是通行费收入与支出的差值,反映的是收费公路行业整体的现金流压力和资金链的紧张程度。统计公报显示,2016年,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为4548.5亿元,支出总额为8691.7亿元,收支缺口为负4143.3亿元。

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虞明远分析,相比从2013年到2015年间的收支缺口增速,2016年收支缺口的增幅为30%,增速明显放缓,这是与往年相比最明显的特点。

“每年的通行费收入,单指收取的通行费,不含高速公路运营公司的其他收入,如高速公路服务区、投资等收益。收支缺口,通俗地说就是‘流水账’。”虞明远说。

统计公报显示,收费公路支出中超过8成用于偿还到期债务本金和利息,其余2成用于养护管理、公路及附属设施改扩建以及税费等其他支出。在稳增长、扩内需、提高供给品质的大背景下,我国中、西部地区的高速公路里程规模、建设投资总额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,因此还本付息支出也随之增加。

从2016年的收费公路支出结构来看,其中55%用来偿还债务本金、26%用于偿还利息。与2015年相比,2016年偿还债务本金增加了36%。虞明远说,这是收支缺口增大的最主要原因,支出主要用于还本付息,尤其是还本金的增速明显提高。

防控:债务性资金将逐年减少、风险可控

截至2016年年底,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达到4.86亿元,与2015年相比,净增加4061亿元,增长9.1%。债务规模为何越来越大,如何防控债务风险?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伟介绍,债务规模越来越大,与我国公路建设模式密切相关。按照公路法和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,收费公路按属性分为政府还贷公路和经营性公路两种。前者由交通主管部门利用贷款或举债修建,收入统一缴入国库,支出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。后者由国内外经济组织投资建设或有偿受让前者收费权获得,收入属于自由收入,用于收回投资并获得合理回报。

“目前债务性资金占整个累计投资额的69%,其中银行贷款比重过大,约占整个投资额的64%。”虞明远说,政府性投入不足,再加上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不高,过度依靠银行贷款是导致债务增加的主要原因。王伟表示,建设任务重,是债务越来越多的直接原因。新增债务主要是新建高速公路带来的,今后每年增加的债务可能会逐步回落。

从2011年到2016年的五年间,我国新增的高速公路达到4.48万公里,比2011年增长了56%。截至2016年底,国家高速公路网已经建成通车9.92万公里。根据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,到2030年将达到11.8万公里,目前实际已经建成的比例约占84%。

“虽然目前债务还在增长,但这是阶段性的,总体上仍在有效偿还,风险可控。”虞明远同时表示,随着未来高速公路向老少边穷地区延伸,这些地区高速公路的建设成本会越来越高,而通行收入和交通流量相对较低,要高度关注这些区域的债务水平,控制好高速公路发展的进程。

建议:未来可探索差异化收费机制

“老百姓有知情权,向社会公开收费公路账本,是让老百姓知道花的这个钱,到底用在哪儿了,用得合适不合适。”虞明远说,加强收费公路的监管体系建设,要把行业内部监管变成外部监管,要进一步完善制度设计、实现监管治理的现代化。

王伟说,通过建立规范的收费公路特许经营制度,按照市场规律依法保护收费公路投资者、债权人合法权益,要充分引进PPP、专项债等投资模式,提升收费公路政策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。

“收费公路占全国路网体系不足4%,普通公路占路网体系比例达96%。在收费公路之外,普通公路要为百姓提供最基本的公共服务保障。”虞明远说。统计公报显示,截至2016年底,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7.11万公里,占公路总里程469.63万公里的3.6%。

“公路运输如果成本过低,就会导致原本适宜水路、铁路的运输转嫁到公路上来,不利于物流业降本增效。”虞明远说,未来可以探索差异化收费机制。高速公路的定价机制,要以总体运营成本为标准,根据拥堵情况来定价,根据车流量进行差异化收费。

责任编辑:Yaodl

|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交通部 收费公路 账本相关阅读

交通部:打造京津冀综合立体交通网 实现1.5小时交通圈

9月26日上午,交通运输部举行2019年9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,发布了关于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建设成果及下一步工作计划等内容。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孙文剑在发布会上介绍道,下一步将着力打造京津冀三地综合立体交通网络,形成相邻城市间基本实现“1.5小时交通圈”。
孙文剑表示,目前,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各项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。
一是交通基础设施领域取得积极进展。京秦高速、津石高速、天津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等一大批重大交通项目稳步推进。
二是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。京沈高铁、京雄城际铁路(其中北京西站到大兴国际机场段已经开通)、大张铁路加快建设,开行北京东—燕郊、天津—宝坻—蓟县等市郊列车和北京—雄安新区动车组列车等。
三是城市交通实现一卡通行。完成三省市全部市区、部分郊区公交线路和轨道线路交通一卡通机具终端改造,京津冀互联互通卡已覆盖三地所有地级以上城市。
据悉,2018年,交通运输部印发了《京津冀交通一体化暨雄安新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三年行动计划(2018—2020年)》。
9月25日,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,据北京交委新闻发言人容军在发布会上介绍,轨道交通大兴国际机场线今天起正式运营。
容军表示,轨道交通大兴国际机场线一期工程(草桥站-大兴国际机场站)线路总长41.36公里。乘客可在草桥站搭乘时速160公里的轨道交通列车19分钟直抵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,实现空陆交通“无缝衔接”和“零距离换乘”。
同时,容军表示大兴机场将开通6条机场巴士线路,其中白天班线5条,分别由大兴国际机场到达北京站、北京南站、北京西站、通州、房山,运营时间为早5点至晚23点;夜间班线1条,由大兴国际机场到达前三门,运营时间为晚23点至当日航班结束。
孙文剑介绍称,下一步交通部将着力打造三地综合立体交通网络,着力推进运输结构调整和污染防治,着力加强北京城市副中心交通保障,构建雄安新区骨干交通路网,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对交通出行的兜底性需求。(文章来自澎湃新闻)